【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
返回列表 发帖

[DM/HP] 推文/扫文笔记:让人呼吸一窒的Drarry好文

本帖最后由 Arcee 于 2017-10-14 20:23 编辑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作者:竹染轩阴
原文地址: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 ... 4%D0%D7%C9%B1%B0%B8
分级:PG-13

·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给我喜欢的文写过长评了,然而昨天一口气把三万三千字的文看了两遍然后写了大概一千两百字左右的评,应该是目前为止给我震撼最大的一篇HP同人。lofter评论里一位叫妮妮的姑娘这么形容:“一份过分沉重而颤栗的爱,一场错乱颠倒的狂欢,一个魔法世界里的魔幻爱情故事。”读下来觉得太过沉重。
平心而论这么多战后文看下来最喜欢的是雪盲和这篇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两篇不分高下。战后文的基调大多是压抑的,个人看来战后还是一个敏感而微妙的时期,光明与黑暗交织的时代背景下搭配浓烈的感情色彩,但这篇文只是用了旁观者的视角,用不相干的人的口吻去叙述故事只会让一切画面和情景更加惊心动魄或者说是深入人心。大量时代背景的铺陈,浓墨重彩的描写,让这篇文一下子有了极厚重的沉淀感,两个人复杂而浓烈到几乎要把人压垮的感情糅合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一种在黑白画面里开出血色玫瑰的感觉,这大概是一份绝望却割舍不下的爱,对比太过强烈以至于我真的深深被震撼到。整篇文最喜欢的一个场景是纸鹤飞出德拉科的房间,湮灭在起火的马尔福庄园里的这个画面,少年时叠过的纸鹤是德拉科的执念,一整个房间的纸鹤和纸上写的字字句句大概都体现着他的挣扎。然而全文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冷静的疯狂,连挣扎都是无声而绝望的。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是真的非常非常的震撼,有一种什么东西梗在喉咙口发疼的那种感觉。
此外还有在庭审的时候德拉科的宣讲,他气势凌人,直到临死前也保持着他为数不多的自尊与高傲,但是每一句话里都隐藏着极深的爱和深情以及绝望,简直可以用锥心泣血来形容。当他说出“我将送给你们祝福”,伴以“来吧,朋友们!举起你们的酒杯!第一祝愿你们身体健康!第二祝愿你们家庭和睦!第三祝愿你们不睡碗柜!祝你们抓到金飞贼!祝你们夜游不被发现!祝你们每个圣诞都有礼物!祝你们在檞寄生下吻过的都成了最爱的人!祝你们当级长!当魁地奇队长!当学生会主席!我祝你们永远不再受任何独立意志的支配!我祝你们幸福祝你们快乐祝你们最终能战胜死亡!……德拉科命令道,来吧,朋友们,举起你们的酒杯。”这一段话,以及“‘总会有人知道,’他说,‘总要有人听的。’”,这种把整篇文都推上了高潮又在最高处戛然而止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难以用语言描述!!读到这里的时候真的被情绪感染到想要站起来尖叫啊!德拉科和哈利的墓志铭也是,“他们的墓志铭上这样写:最后一个要战胜的敌人是死亡。最后一个要认输的对象是思想。
你的思想,我的思想,他们的思想。”这里,是真的实实在在的被惊艳到。惊叹于太太的笔力和文字张力,如果要我来形容这种风格的话,我觉得大概是冷静却细腻的观察者,用最真实也最残酷、最理智却最疯狂的的文字来记述这个故事。
看这篇文的时候正好在听Outlaws of Love这首歌,不论是歌词还是这首歌给人的感觉都和战后的德哈十分相配了。歌里唱的充斥着矛盾、磨难、阻隔、束缚和伤痛的爱,以及在黑暗里寻找一丝微光与温暖的感觉,大概就是我心里的德哈了。“愿男孩们在杀死彼此之前拥吻”,私心拿Outlaws of Love的歌词作结:

Oh, nowhere left to go
何去何从
Are we getting closer? Closer?
我们可否愈加紧紧相依
No, all we know is "No"
不,我们都明白并非如此
Nights are getting colder, colder
夜愈寒,心愈冷
Hey, tears all fall the same
我们都曾黯然泪下
We all feel the rain
任凭风雨蹂躏
We can't change
却无力改变眼前的一切
Everywhere we go
四处游走
We're looking for the sun
只为寻找一丝温暖
Nowhere to grow old
奔波寻找
We're always on the run
依旧无处白头偕老
They say we'll rot in Hell
他们说我们将因这孽缘步入地狱
But I don't think we will
可我 从未认同
They've branded us enough
我们受够了束缚
Outlaws of love.
以囚徒之名,为爱逃亡
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伤痕让我们看清自己
Hearts and homes are broken, broken
就算肝肠寸断,无处安身
Far, we could go so far
只要我们敞开心扉
With our minds wide open, open
爱就可蔓延千里
Hey, tears all fall the same
我们都曾黯然泪下
We all feel the rain
任凭风雨蹂躏
We can't change
却无力改变眼前的一切
Everywhere we go
四处游走
We're looking for the sun
只为寻找一丝温暖
Nowhere to grow old
奔波寻找
We're always on the run
依旧无处白头偕老
They say we'll rot in Hell
他们说我们将因这孽缘步入地狱
But I don't think we will
可我 从未认同
They've branded us enough
我们受够了束缚
Outlaws of love.
以囚徒之名,为爱逃亡

以下是个人最喜欢的选段整理:
这位空降的法官大人并不像魔法部所期望的那样,对审判抱有冷酷严谨的态度,相反,他对于记录中体现的故事性与令人恐惧的命运的捉弄着了魔,总试图刨根问底,他扬言说他将会从中发现人性的弱点是什么。他想知道德拉科·马尔福为什么想不开了要去杀哈利·波特,他对于那个关乎名誉的论调一个字也不相信。他在庭审记录里大大方方的写道:“哈利·波特对德拉科·马尔福的名声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对于任何人的名声都是这样。”然而当他真的拿这个问题当庭质问德拉科·马尔福的时候,他并没有收到他想要的回答。事实上,对方开口第一句话就令他措手不及。
  
“我站在这里讲话是出于我本人的意愿,”他驴头不对马嘴地回答道,“赫敏对此全不知情,也没有替我准备讲稿。我站在这儿,我只是想和你们谈一谈。”
  
他问:“我是谁?”没有人回答他。他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这是唱的哪一出。德拉科·马尔福平静地望着拥挤的法庭,他等待了一段时间,但依旧没有人回答他。他有些失望。法官在庭审记录中小心翼翼地措辞。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而失望。
  
“我是谁呢,”他自语般轻呓,“我是哈利·波特。我刚杀了伏地魔,他留给我的闪电还没有消退,我有一个爱人,他手臂上有一个黑魔标记。我们两个身上都有同一个人留下的疤痕,它们的形状功用与意义大相径庭,不过我们的人生都是它毁掉的,我记得很清楚。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它们还留着,也不会再消失了,这意思再明显不过。我们的人生确实是被毁掉了。”
  
“日子要怎么过下去才好?我们该尊重谁,又该接受谁的尊重?今天你们是否敢直呼伏地魔的名字,是否能接受麻瓜和哑炮,是否会给纯血统们起一个和泥巴种一样难听的绰号?我是救世主,这没错,我现在没法否认这一点了,但我同时也是个相当幼稚无知的学生,我还有大把的书没有读,大把的东西没有学,大把明晃晃的现实我看不见。我有我自己的立场,但我的立场一定是正确的吗?你们为什么要听我的号令,学我的舌,为新生儿冠上我的名字,把我抬起来去参加巡游汇演?”
  
德拉科·马尔福的手指轻敲被告席上他周围监牢似的栏杆,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声音,随着他抑扬顿挫的调子一同在寂然无声的法庭上回响。你很难想象那么多人怎么能保持如此绝对的安静。他念这份讲稿依旧拖着长腔,句子流畅自如地按照他自己的习惯被吐露出来。他停顿了一下,气势逼人,那些问号劈头盖脸地砸向所有人,他为这一刻预留了充足的时间。他冷冷地看着他们。
  
“很惭愧,”他说,“但我确实没有办法对你们负全责。我的时间不够,能力不足。和平是短暂的妥协,很快人们就会想起,这个救世主男孩劫过阿兹卡班的冤狱,他魔药课的O.W.Ls只拿了A,他爱上一个曾经是食死徒的人。有一天你们良心发现,我们就要因为不得已犯下的错粉身碎骨。杀人,放火,洗劫银行,组建邓布利多军。罄竹难书。还好,新时代来临了,我的朋友们,接下来是崭新的一切,是你们会爱也能爱的。我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还能尽自己所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我不能保证我每一个决策都是正确的,我不能保证我按照你们的台本来演出,我不能同时做到精彩悲壮又令人捧腹。但既然诸多希望与预兆已经降临在我的身上,我必须做到的,就是去解决问题,解决现有的我能够看见,能够解决的问题,给你们一个自由安全的环境,让你们去思考,去选择,让你们真正去做自己的主人。 ”
  
“我将送给你们祝福。”
  
来吧,朋友们!举起你们的酒杯!
  
第一祝愿你们身体健康!第二祝愿你们家庭和睦!第三祝愿你们不睡碗柜!祝你们抓到金飞贼!祝你们夜游不被发现!祝你们每个圣诞都有礼物!祝你们在檞寄生下吻过的都成了最爱的人!祝你们当级长!当魁地奇队长!当学生会主席!我祝你们永远不再受任何独立意志的支配!我祝你们幸福祝你们快乐祝你们最终能战胜死亡!
  
来吧,朋友们!举起你们的酒杯!
  
德拉科命令道,来吧,朋友们,举起你们的酒杯。
  
当然没有杯子,但以泪代酒,但凡是流了泪,没有哪个不喝醉的。只可惜为此情此景潸然泪下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仍然没有搞清楚情况,他们想着被告席上这个疯子莫不是更疯了些,他嘴里都在说些什么,他是哈利·波特借尸还魂来说教他们的工具吗?酒杯?审判席上哪有酒杯。他的命令没有人听从,他的悲喜只能引发更多漫无边际的猜想。至于哈利·波特那天究竟说了什么,祝福了什么,他们一个字也想不起来。法官对此完全是一无所知,他记下了德拉科·马尔福说的每一句话,又在庭审记录里手足无措地写道,这是魔鬼从阴间回来了。我也把这些话都写下来,我悄悄问洛夫古德先生是否可以发表。他告诉我他要印双倍,三倍,五倍,卖不完就送,他要让巫师界人手一份,他说哈利·波特从来都只有听他们说话的份,他说哈利·波特说过的话他们都不听也不信。但这次不可以。想都别想。 他说人们如果捂住耳朵他就要把它摆在他们面前,如果闭上眼睛他就要把它揉成团塞进他们的喉咙。
  
“总会有人知道,”他说,“总要有人听的。”


救世主的下葬,他们拖了很久。一来有很多人排队等着瞻仰他的遗容,二来他们实在搞不清楚该把他葬在哪里比较好。哈利·波特死的突然,没有留下遗嘱,没有留下画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不大可能提前构思自己的埋骨之所,所以他的朋友们从没听他谈起过这方面的问题,也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至于他的爱人,没有人去问审判结束后因为阿兹卡班人数众多而只能暂时被软禁在自己卧室里的德拉科·马尔福,他的意见大家当然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人听从。德拉科·马尔福身上哈利·波特强加的光环已经跌落尘埃,他自己亲手把它拆下来扔在地上,还狠狠地踩了几脚。他的话不做数,他身上唯一作数的就是沉甸甸黑黢黢的手铐脚镣和口枷,它们实实在在地捆绑着他,让他不能逃跑,不能念出恶毒的咒语。他就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长大的那间卧室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他每天一言不发,食物和饮水从房门上开的一个小洞里递进去,门外有十二个傲罗轮番看守。他的母亲每天凌晨一点在他门前踱步七个来回,他轻轻敲两下地板作为回应,他们就这样自欺欺人地互报平安,日夜轮换十五次之后,德拉科就在一个大雾的凌晨被傲罗和行刑官带走,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具空壳,和哈利·波特一样都等着被安葬。去观看了处刑仪式的人都说,德拉科·马尔福被摄魂怪亲吻就像亲吻爱人,他的轮廓在迷雾中柔和下去,绝望不能再侵吞他分毫。他们说他几乎就是在笑,而且一点都不瘆人,他温暖得就像太阳。
  
这个说法让一些人动了恻隐之心。他们突然开始猜测这桩凶杀案背后是不是有深刻的情仇纠葛,是不是两个被现实折磨得体无完肤的少年义无反顾的殉情。他们为了这个猜测把最早的决定又统统推翻,推翻重建的过程里又把两百个瞻仰遗容的人放进救世主的灵堂。有人提出把他们两个合葬在一处,地点就在霍格沃茨的狩猎场边,这个计划确实施行了,但是一提出来就遭到强烈反对,有的认为在学校旁边建墓地对在校学生影响不好,有的则是单纯认为他们不能合葬,那些猜测纯粹是空口无凭,这种安葬方式完全不成体统。他们说最好把哈利·波特像他的长辈们一样葬在戈德里克山谷,德拉科·马尔福埋在马尔福庄园就很合适。如果他们打算起造一根耻辱柱,那到时候就可以把他和食死徒们都一起埋到底下,再在耻辱柱上刻下他们的名字。两派人马争执不下,这次后者占了上风,于是霍格沃茨狩猎场边上仿邓布利多墓葬式样的白色坟墓才刚封闭不到三天就被重新掘开,两座棺材分别迁往戈德里克山谷和马尔福庄园。结果这件事情还没办妥当,马尔福庄园就烧起了熊熊大火。
  
傲罗们对马尔福庄园做了长期而彻底的搜索,把那些布满灰尘的黑魔法物品通通清理移交魔法部的神秘事务司。他们把德拉科·马尔福的房间放在最后,因为他们坚信在这里找不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应该是这次艰苦工作中最轻松的活计。这个判断理应是正确的,但他们所没有想到的是,那扇沉重的木门才刚被打开一个缝隙,密集如蜂鸣般翅膀扑扇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席卷了他们的听觉。接着是火,火舌从门缝里窜了出来,蔓延过一切能够灼烧的东西,让它们全都变得焦枯干瘪,摇摇欲坠。有什么东西在不止不休地向门上撞击,其中一个傲罗上前把门拉开,登时就有一大片飞翔的小东西急不可耐地冲了出来,把视野洗刷成一片刺眼突出的雪白。它们的数量之多令人难以想象也难以计数,单单是看个大概就让人心里发颤。飞,漫天的飞,它们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只知道向外,向外,然后从内而外烧起明亮夺目的火焰,再纷纷坠落下去,引起更大面积的燃烧。他们花了好长时间才看清楚那是什么。纸鹤。全都是纸鹤。雪色的精巧伶俐的千纸鹤。半个身子已经化作黑灰,另外半边的翅膀还在勉力挥动,它们不顾一切要飞出这个房间,把无法阻挡的烈焰扩散到这个已然死亡的庄园里,为一个时代完成一次浪漫哀恸的火葬。先人的画像在大火里沉默地微笑,他们面目依旧,性情依然,每一个都像德拉科·马尔福一样有淡金色的头发,微微抬着下巴作出傲慢的神情。他们一言不发。火舌舔上画框,蚕食画布,让他们残留人间最后一点念想也灰飞烟灭,他们却只是看着,一言不发。一个傲罗对他的同伴说,我从不知道他们也会是这样的。他的同伴问他,哪样?他也说不清楚。清水如泉对纸鹤上烧起的火焰没有用处,纸鹤越来越多,火越来越大,燃烧过后的灰烬在他们头顶上下起一场黑色的易碎的骤雪,傲罗们只能放弃救火,退出这栋历史悠久的建筑,去向他们的上级报告。刚刚说话的那个傲罗在大门口最后回头望了一眼,看见有一只完整的纸鹤冲脱火海,他伸出手去接,它就落在他手上。他看见上面有潦草的花体随性涂抹的痕迹,他看见那是德拉科·马尔福在写,他看见他写道:
  
“你他妈就是我的命啊,哈利·波特。”
  
然后纸鹤噗地一声在他手上化作一朵色泽明丽的火焰,他被结结实实烫了一下,只好把它扔在地上。它落到地板上就不管不顾疯狂肆意地燃烧,它之后还有更多写了字的千纸鹤挟裹着热浪和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情汹涌而来。他赶紧跑出了大门,大门他没有关。它们接着就会飞出去,烧尽庭院里的冬青树和白玫瑰花丛,点燃白孔雀的羽毛,让荒草蔓生齐腰的坪地化作春风无法治愈的焦土。它最终是会将一切都烧尽的。这些他都不会知道,本来他也与此无关。他是战争的幸存者,他有他的幸福,这些哀恸不过是一根针在他指尖上刺出一个血点子,搓两下就会自动愈合。他在想这次的报告要怎么写,上级是否会苛责他们放过了德拉科·马尔福的房间不作检索,他的思绪为那句话停留了一秒钟就遗憾地离开。他想着,他还没谈过恋爱,他还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这实在是太可惜了。纳西莎·马尔福是对的,这份爱情,它果然将一切都烧尽了。风一吹,也不会剩下些什么。





《Poison》
作者:Soft Grumpy
原文地址:http://softgrumpy.lofter.com/post/373615_29482c3
这篇文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大概就是结尾的那句“沉默而用力”了,通篇欢快轻松的剧情里让气氛急转直下令人心脏一紧的转折。
原梗来自汤不热,摘录如下:
The Slytherins slip Draco a 24-hour love potion so that he falls in love with Harry Potter. And they watch him all day waiting for him to make a fool of himself.
And he doesn't act any different.
cr:clracomalfoy
另附原文的最后一节:
当潘西坐到马尔福空着的座位上时,她越过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餐桌上熙攘的人群,望见了格兰芬多小英雄单薄的背影。
哈利.波特背对着坐在那儿,他正跟自己的两位好友愉快地交谈,一头柔软的黑发乱乱地贴在脑后。
当他侧头的时候,藏在圆圆的镜框后面,那绿色的眼瞳闪烁着直白快乐的光芒。
潘西突然就被一种恍然大悟的冲击定在了那儿。
从初到霍格沃茨的那年开始,斯莱特林的小王子和格兰芬多的小英雄就谁也看不惯谁,他们处处争锋相对,不肯放松半分。
当德拉科和哈利在光明与黑暗对峙的动荡中渐渐长大,从前针尖麦芒的傲气慢慢隐去,当他们再遇到彼此时,往往低头擦肩,从不多言。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德拉科不像从前,永远要当人群中的焦点。
用餐的时候,周围的人或交头接耳或高谈阔论,他却喜欢坐在哄闹的大厅里撑着下巴发呆。
总是一个人,总是很安静,模糊地望着某个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
被布雷斯偷偷掺入的爱情魔药,魔力强大无法抗拒。
无论是谁,只需沾了一滴,就会无可救药,发疯般地爱上自己看到的第一个人。
德拉科喝下了这魔药,也看到了第一个出现的哈利.波特。
然而他却还似平常,没有丝毫改变。
潘西终于明白心里那股不舒服的担忧是什么,对于这个无解的难题,其实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这个解释太难以置信,所以她不断地选择忽略:
德拉科.马尔福早在喝下这剂爱情魔药之前就爱上了哈利.波特。
沉默而用力。



《闲来无事,八一八救世主的真爱到底是谁》
作者:青有红
原文地址:
上:http://qingyouhong.lofter.com/post/1e9e7171_ee0819c
下:http://qingyouhong.lofter.com/post/1e9e7171_eef35ba
条理相当清晰却又不乏幽默,叙述口吻平淡但触动人心的一篇论坛体,详细深扒了DH十九年间的种种细节,用理智的口吻娓娓讲述了一段十分打动人乃至让人潸然泪下的隐忍爱情。剧情和信息量都相当充实,看到最后一句“爱情把我拽向这边,而理智却要把我拉向那边”时真是难以言表的心酸又欣慰。
“他们……我是说哈利和德拉科,”迟疑片刻,詹森半信半疑地发问,“真的相爱吗?”
“要引发一件事的讨论,就要模糊不清,两边都能说出道理,才能势均力敌。”莱拉轻声说,然后他微笑起来。
“他们已经死去这么久,是与不是,很重要吗?”背着光,他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恋人,随着长发的垂落而缓缓俯身,“重要的是我们,有他们的爱情铺垫,绝不会重蹈覆辙。”
“说的也是。”詹森笑笑,掐着他的下颚,热情地吻他。
闭上眼,莱拉以同样的热情回吻他。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年少时的一次意外。
一个下午,他沉浸在家中的禁书室。从书架取书时,突然从夹缝中飘落一张纸,他一时好奇,弯腰捡起来。
时隔已久,岁月蛀蚀了一切,但依稀能看出是两个并肩而立的少年,一个大笑,一个却故作平静。两人互不相望,却又紧紧依靠。
末端有一行小字,在昏黄灯光中浓烈如昔:“爱情把我拽向这边,而理智却要把我拉向那边。”



The Lightning Letters
译文地址: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724
续篇地址: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1148
作者:Ari Munani

这是DH圈很经典有名的一篇短篇,推过它的人很多所以我就不详细评价了,只说说自己读完以后的感想。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篇能用HE和BE来定义的文,虽然它的结局确实是让人心脏震动的悲伤。
印象中最深的点有两个,一个是文中为数不多的信件选段:
“这代表了我俩,爱人。……当我视线刚一触及它,便觉得我们仿佛老在争持不下。你在咆哮,而我向你吐舌头。但如果你靠近一些,你会看到我在微笑,而你也并不那么凶暴。事实上,你正慢慢离开你原来的,既定的位置,更加向我靠近。那本该是一目了然的。当然,就正如我俩一样。”


不难感受到The Lightning Letters的作者(德拉科)隐藏在这看似游刃有余的文字之下的深情与思念。另一个点则是主人公拜访八百年后的马尔福庄园,她在几百年来都没有动过的德拉科画像前念出哈利的名字时,德拉科却猛的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这一情节。摘录如下:
Tetson小姐看来还是有些不情愿。“它总是那个样子,从我到这里起就是这样,也许更久。”她回答。“很奇怪。肖像画本该是活动的,它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它就是不动。据说在Voldmort战败的时候,Draco Maloy的肖像从椅子上惊跳起来,朝着某些别人看不到东西呼喊,然后他又静静地坐回椅子里,静静地沉思着,静静地维持那个姿势—直到如今。这不应该。很多来这参观的人们都被吓坏了,我问过教授我能不能把它取下——但他拒绝了。实际上,它看来相当有预见性。”
……
Iris趁机低声对那肖像说,“Harry Potter”,看到他猛的抬起头看着她,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渴切。这两双眼睛在空中交汇了几秒,却是如几个钟头般漫长的几秒。


这一幕深思后让人喉咙发紧,难以想象在战争中骤然、甚至可能是亲眼目睹哈利的死亡后德拉科会有多绝望,他的肖像从椅子上跳起来然后陷入永远的沉寂,以至于战后他再也没有说过话,就像那幅油画。大概是厌倦了生命,他逐渐消瘦衰弱,六个月后就无声无息地死去。德拉科在十年间写下的那些信目的是为了遗忘,遗忘他必须漠视的那些感情,可想而知这份爱情的清醒克制和默默隐忍。它甚至可能是无疾而终的——伴随着两人生命的相继陨落。而德拉科留下的The Lightning Letters,也许就是他们之间爱情的最后也是唯一的见证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文还有一个类似于后续的短篇《Ink》,写的非常含蓄,在这里摘录一句作为结束:

“尽管他已经死去,他依旧在呼吸,然后雾来了,让他的梦将他包围。”


The Lightning Letters选段推荐:
“——我会把你的名字也写进去的,”Iris打断了他,“还有Will。Draco Malfoy将得到Lightning Letters的最终署名权,一直以来他都有这权力。但是你能想象事情是怎样的吗?”Iris转向Roy。“那甚至一点也不浪漫,完全不,虽然我确信以后的人们会这么描述它。想想看像他们这样熬过十年。只能回头寻找他的身影,甚至不能和你身边的任何人谈论你的爱人。还有这些信。你想象你要多爱一个人才为他写下那样的文字?那些字句,即使是今天,800年后的今天,他们依旧打动人们,依旧向人们倾诉,而人们依旧理解。”

时间仿佛因为沉默而停滞了。然后Iris吸了口气,抬起被泪水迷蒙了的双眼直视着Roy。“哦,上帝——Roy!想想看!他们等待了十年只为了得到一个和光明正大的和爱人出现在人群之前的机会——他们那么努力,那么艰苦地对抗Voldemort,但他们得到了什么回报?一个为此而死,为我们。他的死令Draco Malfoy那么痛苦,甚至连他的肖像都感受到了,就像真实的那位一样……失去Harry后他根本没有勇气一个人继续走下去——那毁了他;或者他毁了他自己。我想知道那场战役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Draco Malfoy看见了什么。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看见Harry倒下,就在他眼前。你能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吗?你会去想象那样深刻的感受吗?”Iris敬畏中停止了言语。



Ink选段推荐:
那是一种古怪而不可抵挡的感觉。他第一次拥抱那身体的时候就非常明了,这是他唯一想要的,过去,现在,将来。他会毫不犹豫地为之死去的唯一。

然而同时,血液冲刷过他的身体,他强烈地明白他将失去他。那不可避免,尽管他知道自己需要。尽管另一个人会在黑暗中向他低语他为两人描绘的金色未来,在它变得太耀眼令他无法继续伪装之前。因为他知道真实是怎样。他知道会怎样。起初他只是拥抱着他,沉迷于片刻间所拥有的,而同时那黑暗的军团会前进,尖叫着进入他的脑海边缘。他会拥抱着另一个人,聆听他可爱的,无意义的呢喃,低声回应着,是的,是的,是的。

但是当时间流逝。另一个人继续了他完美的确信,而他反过来开始犹豫地相信他。他会想象着那也许可能,会实现。他们开始像这样交谈——“当一切结束……”,“当事情过去……”,“当我们自由了……”。

那是种古怪的感觉,真的。拥抱着你唯一想要的,知道你将失去。

他终究失去。



TBC.

10/12版主告示:未看出連帖必要,請依循規則統一整理到主帖。
帖内回复
Arcee 在 2017-10-12 15:09 说:
2-4L麻烦删一下吧(允悲
不要試圖挑戰我的耐性,它的存在就像世上多數誓言一樣不可相信。

TOP

感谢推荐,刚刚去乐乎补了青有红大大的文。表面上是论坛体,实际上非常的考究。我真的要相信德哈相爱是事实啦。感谢推文,准备看另一篇文了😁

TOP

楼主的推荐都超棒的啊啊啊啊啊啊
没敢看第一篇
感觉很虐的样子
其他两篇简直棒呆了好吗
不行了我要去看第一篇了
再虐也要看,后两篇的文笔都这么好
so,重点推荐的会怎样

TOP

又是我……
第一篇的文风太震撼了……
但是……
我没看懂……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TOP

还是我……
标题说让人呼吸一窒绝对是骗人的……
我已经不能呼吸了……
看第一篇文时动都不敢动……
虽然看不懂,但是总是有一种颠乱的感觉……
让人沉重得无法呼吸……
但是!
我还是看不懂……
我已经语无伦次了……
谁来拯救一下我的逻辑……

TOP

继续是我……
我要去睡觉了……
就像电脑死机后要重启一下一样……
我现在有点精神错乱……
真的没人给我解释一下第一篇德拉科为啥要杀哈利吗……
难道整个猫爪里只有我一个这么智障的?
PS:楼主不要烦我,我只是有点小激动……
帖内回复
Arcee6 天前 00:01 说:
其实我也是靠自己猜的hhhh对不对也不知道了,解释权不在我在作者大大啦w

TOP

回复 4# 暮曦夜静


    第一篇真的是超级棒!相信我!!

TOP

回复 3# Chegwee


    那篇确实写的相当考究,我强烈推荐的原因之一确实是因为这个,其次是因为那位太太逻辑超级缜密,安排剧情的时候很有层次感,一点点扒开表层有理有据地深入到最后的结果那样的感觉简直看到欲罢不能ww

TOP

回复 7# 暮曦夜静

原文里面好像并没有直接提到德拉科要杀哈利的理由,个人从作者的回复和自己对故事的理解猜测这还是时代背景的原因。DH这对cp绝对可以打上相爱相杀的标签,抛开cp的滤镜在原著的背景下他们最有可能的结局是相杀到一方死亡乃至同归于尽。因为立场、家族和观念的激烈冲突造成了他们之间的巨大矛盾,但在这篇文里他们又对彼此有特殊的感情,他们可能直到某一个时刻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对方有这样的感情,他们的爱情来的突然却又不可避免,并且随着时间和经历扎根得越来越深。这种感情其实揉杂了很多东西,爱、恨、嫉妒乃至惺惺相惜。德拉科在文里的形象也是值得探讨的一个点,他固执、敏感,坚持认为救世主不该爱上一个曾经是食死徒并且和他有深仇大恨的人。他把自己和哈利的过去、把哈利在威森加摩的宣讲一字不差地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他六年级以后的黑暗岁月里不可多得的光明温暖的回忆。但是他对哈利的言论、为哈利毫不掩饰地替他和他的家庭辩护感到愤怒,这是一趟浑水,他觉得哈利这样拥有救世主光环的人不应该为一个食死徒的人生辩护,德拉科承认他们爱彼此,可是他潜意识里可能觉得他们并不应该在一起。哈利对外宣布了他们的爱情或许可以在一段时间里压下人们表面上对德拉科的偏见,但是魔法界的人们有无数副脸孔(在德拉科庭审时众人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随时可以把一个景仰推崇的人物踩到泥潭离去,哈利就是那个被他们景仰起来的人。德拉科的身份尴尬,他(自认为)是实际上会拖累救世主名声的那个,德拉科说过“没有人爱我,这也就罢了。但你们竟然都不爱他。没有人真的爱他。”他看的很清楚这个世界上的人拥戴哈利只是因为他的救世主光环、他的功绩,鲜有人爱哈利本身这个人,他们随时可以把救世主的光环贬低得一文不值扔在地上踩碎。除了揣测哈利可能会成为第二个伏地魔以外,与食死徒德拉科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一点是最有可能的潜在控告证据,哈利对全魔法界宣告他与德拉科的爱情无异于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这是德拉科所预见到的。那个时代里那么多的人,拿着看不见的刀子,都是来杀死他。(这是作者的原话评论)德拉科可能是想,与其在最后让哈利被那么多人的言论杀死,不如由他来彻底结束。他们本来就是敌人,即使真的爱着彼此,但是德拉科应该也是恨着哈利的,从少年时就开始讨厌他,哈利把他的父亲送入阿兹卡班,他崇拜了那么多年的父亲最终死在那个地方,很难说德拉科能不能在这件事上原谅哈利。于是他决定杀死哈利,并且最后也成功了。他们的爱情该有的样子就是燃烧殆尽然后灰烬四散在风里(作者评论),在基于原著时代背景的基础上,这大概是最好的呈现方法了。
帖内回复
暮曦夜静7 天前 22:46 说:
好像有点懂了……
谢谢大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