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
返回列表 发帖

[缇亚] 【原创】analgesic痛觉缺失(完结)

Analgesic痛觉缺失(TA)

————半架空,世界观混乱,抽风回归作





00.





  冰冷刺骨的春风卷起苍白的雪花,

  漫漫白沙掩埋了谁的白发?



  春雨与绝望一同坠下,腐蚀着初醒的大地。

  新生与死亡一并降临,万物复苏,万物凋寂。



  看那孤零零的白杆,几近弯折地,耸立于不毛之地。

  而那绣着圣十字的黑白大旗,又在何处才能得以找寻?



  日月携手的舞曲中,星辰早已退下。

  锈色的金光与惨白的月球一同造就一片重铅般沉重的白日。

  

  那一年,那一日,那一刻。



  世界末日。











【00文解:





  我真的没有打错任何字。

  

  明明是春天却“卷起苍白的雪花”,明明是滋润一切,新生,复苏,美好的季节却是这样一种景象。世界末日。

  白杆和大旗是黑色教团在那场圣战后留下的。

  

  日月同时在天空现身,却没有一颗星星。

  惨淡的沉重天空,一切都那么反常,世界末日。



  基本上00就是在写世界末日的景象。】









01.





2012年12月29日



Tyki の视觉







  你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灰色的眸子中没有一丝神采,没有表情,没有动作,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但是你还活着。

  你还在呼吸。你的心脏还在跳动。

  你还活着,没有死去。我知道。



  今天是黑暗三日的第一天,三天后一切都会改变。

  这是一场革命,一次进化,一种蜕变。

  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少年。



  说起来四天前是你的生日。(其实也有可能不是。)

  怎么样?在教团最后的生日过的可是快乐?

  

  啊啊,抱歉,我忘了那是圣战的第一天,所以说被耽搁了吧。

  

  上帝用了七天创造了这个世界,所以我们也要用七天的时间进行圣战。

  没错,你们不过是这场游戏的弃子,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只不过是为了凑数的弃子。)



  那么我们明天来开生日宴会吧,就我们俩个,少年。

  

  不不,今天可不行,还有许多的准备要做。



【01文解.



  这章是以缇奇为第一人称,那个“你”指的当然是亚连。

  这是在圣战之后,也就是黑暗三日之后,另外圣战发生的日子是12月25日,也就是亚连的生日,也是世界毁灭的七日的第一天。

  那场战斗存活下来的只有亚连和缇奇,其中亚连是缇奇救回来的,但是状况已经很不好了,没有任何知觉,就像个植物人,但是还活着就是了。

  

  缇奇坚信这次的世界末日是诺亚们带来的变革。

  他坚信一切依然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其实不然。



  他认为新的世界,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02.





2012年12月30日



Allen の视觉







我坐在这里。

  无法动弹,像是灵魂早已离开身体,在别处漠视着自己的一切。



  但是我还活着。

  我还在呼吸,我的心脏还在跳动。

  一切的机能没有一丝错乱地运转,只是失去了灵魂。

  

  不,我的灵魂在这里,我知道。

  一直都在这里,不曾离去。

  

  你就站在我面前,准确来说是在我身体的面前。

  你在笑,黑色弯曲长发遮住了你金色的眸子。你在笑,为什么?

  薄唇一开一合,你在说话吗?在说什么?

  我听不到,就好像并非处于同一个世界。



  然后你向旁边让开了一下,露出了那精致的雕花铜色手推车上巨大的巧克力慕斯蛋糕。

  黑色的蛋糕就像教团后面那片黑色的森林,沉寂,浓厚。

  那十七根蜡烛宛如星火照耀逝去的天空。



  你在笑,嘴角轻佻的划起性感的弧度。

  你在说话,在对我的身体介绍蛋糕,亦或是喃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就像我从来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在你吹灭蜡烛的那一瞬,天地也失去了本来的光明。

  在一切归为混沌到那一刻,无声的世界闯入了丝缕音韵。



我看到你郑重的口型————“happy birthday Allen”





于是世界被绝望的颜色所吞噬。

于是我连唯一的感官视觉也丧失。



停止。停止。







【02文解.



这章是以亚连为第一人称。



虽然还活着,灵魂却仿佛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只剩视觉的感触。



所以他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更加不明白对方的想法。



突然意识到了就算是平时双方之间从来就没有过沟通过,两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屑于进入对方的世界,连了解都办不到俩个人又该如何相爱呢?

这是我对TA这一CP很长时间思考后得到的结论。

这是绝望的,没有未来的感情,却又只因这种绝望而美丽。



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两个人仿佛都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看到蛋糕之后亚连突然开始怀念教团的一切。

  然而缇奇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像亚连不知道缇奇为什会笑。

  有种无奈的寂寞。





  然后是吹蜡烛的瞬间世界开始崩坏,亚连在最后的视觉失去的前一秒却获得了听觉,两个人的世界开始结合在一起。





  也就是说双方刚刚踏入对方的世界的一瞬间一切也都结束了。

  世界末日。】











03.





2012年12月31日



“神” の视觉







  天空已经出离了可以用阴霾来形容的状态,黑暗的,压抑的,仿佛将这世间所有哀哀怨怨全部发酵沉积在云层。



  可以看到土壤腐坏的过程,一切生物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几根褐黄色的枯草根与大地一同向空气中散发着温湿的恶臭。(如果那个还可以被称为空气的话。)



  没有人记得,不,应该说是已经没有可以记得的生物存在了。

  这里曾经是圣战之场,华美凄凉的厮杀曾在这里绽放冷艳的花。



  还有一根白杆,不知七日之前它还被握在谁人的手中。

  好像整个星球在消化着它自己,一切都被分解消失殆尽。



  那个24个小时前还隐约有光线漏出的小屋怎么样了呢?

  那两个24个小时之前还似有移动的人影怎么样了呢?

  那个所谓的改革,所谓的进化,所谓的蜕变又怎么样了呢?

  ……

  那么,神呢?



  如果存在的话,他又怎么样了呢?



  于是这个世界的框架也开始碎裂。像是被谁随手抛出的瓷器。



  整个星球在自我毁灭。



  那些悲伤的,欢乐的,华丽的,鄙陋的,优雅的,粗俗的,爱着的,怨恨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土崩瓦解。



  还会剩下什么?

  永远无法诉说的心情?

  随光明一同消失的祝福和爱语?



  

  2012年12月31日。

  世界末日。













【03文解。



  按照玛雅人的预言2012年12月是世界末日,这里我选用了31号,2012的最后一天。

  因为万物都在衰亡,所以为了能从客观观察这个崩溃中的世界,我用了“神”の视觉。



  其实这一章没什么好解释的。。。。。。



  就是说一切都结束了。



  什么都不复存在。











  其实觉得在伟大的自然之力面前,连神都不算什么,更何况人呢?就算是诺亚也是一样。】



















————analgesic完————











【后记】



  于是其实是“给标题作文”。

  实在是大爱“analgesic”这个单词才衍生出来的文章……= =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个词便想到了2012了。



  于是这文很抽风,实在是混乱的可以。(我的头)

  作为一篇期中考试的怨念作献给大家~~~



  TA什么的迹象很少,主要是很久没写TA的文了啊……



  那么谢谢大家观赏者篇本人修行回来(何?)的转型抽风脑残怨念的短文。

好吧。。。看了一遍怨念极深的转型抽风脑残短文......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TOP

確實是很混亂的一篇文,
而且重點是!!!
讓人看的好鬱悶啊(滾滾~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

TOP

一直觉得,能够驾驭意识流的太太一定有着诗意又强大的内心。。。

TOP

这个会是虐文吗?不会有坑吧!

TOP

返回列表